常州市技术创新网

走进常州五洋纺织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洋纺机”)的数字化工厂,只见3.5万平方米的厂房内,关节机器人、AGV小车、立体仓库、堆垛机器人等正在运营中,车间噪音很小,整个厂房里工人只有一般车间的一半左右。

5个人,借款6400元(人民币,下同)成立乡镇工厂,经过30年发展,“智造”的纺织经编机,织针飞舞,织就的不仅是日用纺织品,还有应用在太阳能充电帆板上的关键材料——“半钢性玻璃纤维网格基布”,已应用于“天宫一号”等天宫系列。

从一个做配件的小作坊起步,经过32年的发展,五洋纺机成为全国首批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五洋纺机让“中国造”纺织经编机,站在了世界纺织机械装备的技术前沿。

5项软件著作权,9件国际专利,握着这些成绩,这家工厂让“中国造”纺织经编机,站在了世界纺织机械装备的技术前沿。

近日,五洋纺机董事长王敏其为我们讲述了创业当中的几个小故事,正是这一个个转折点,成就了今日的五洋纺机。

五洋纺机有限公司坐落在江苏常州武进高新区,公司董事长王敏其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多谈上述成绩,而是拉着记者进了他的智能车间。

常州市技术创新网。1986年,25岁的王敏其干完了纺机配件加工厂一线工人所有的工种,拿着父亲借来的6400元钱开始办工厂。起初,他只能做微利的纺机零件加工。

近4万平方米的厂房非常安静,简直不像一个机械加工车间。十几个工人掌控着原本需要数百人的车间,这就是中国国内纺织行业内首个数字工厂。

当他看到一台日本进口的渔网经编机能卖到数百万,便试着捣鼓。1992年,王敏其制造的渔网机问世,售价仅十几万元。“特别受欢迎,很多人拎着装满现金的编织袋直奔我办公室排队买渔网机!作为一个乡镇小厂,我们感觉很振奋!渔网机让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王敏其谈起当初仍然激情满怀。

一个纺织设备企业如此热衷创新,王敏其自嘲“有点犯傻”,但当他讲起三十年创业故事,却正是创新让其在市场的风云变幻中不断超越,最终站在了行业的顶端。

“1996年,浙江客户拿来一块从国外进口的农业种植用遮阳网,问我能不能做一台生产遮阳网的经编机,这个机器当时从德国进口要几百万元。”王敏其看好当时少有人涉足的经编领域,带领技术团队一举研发出遮阳网机,从此开始瞄准经编机领域,不断开发和推广新产品。

常州自古就是棉纺业的生产基地,明清时有“境内机杼之声遍及村落”的描述。到了上世纪80年代,常州已是中国闻名的轻纺城,全市上规模的纺织企业多达二千余家,许多是全国知名的国有大企业,以家庭为单位的纺织作坊更是数不胜数。

在经编机领域经过数年发展,五洋纺机在业界渐渐有了名气。“2006年,东华大学陈南梁教授拿来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布,问我能不能做。这是一块玻璃纤维布,当时国内没有能够生产这种布的设备。玻璃纤维一折就断,要想用机器来编织它,真是难上加难!但我愿意试一试。”王敏其说,这一试就是6年,我们投入了800多万元,其中500多万元的试验品都成了废料。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国内第一台能生产玻璃纤维的纺机从五洋下线。

1986年,25岁的王敏其,干完了纺机配件加工厂一线工人所有的工种,拿着父亲借来的6400元钱,租了间厂房开始办工厂。

2012年,王敏其带领团队研发的GE299半钢性玻璃纤维网格经编机,成功应用于编织“天宫一号”太阳能充电帆板上的关键性材料。2016年,由五洋纺机生产出的“半钢性玻璃纤维网格基布”,再次应用到“天宫二号”的“心脏”上。“虽然这些项目没挣钱,但我觉得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能为国家做点事,非常自豪!”王敏其说。

起初,王敏其只能做微利的纺机零件加工。当他看到一台日本进口的渔网经编机能卖到数百万,便试着鼓捣。两年后,他制造的渔网机问世,生产出的产品与进口设备并无差别,而售价仅十几万。“一下就卖出了一百多台。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便扩大工厂规模,正式注册五洋纺机商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