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技革网【788net】

沈福昌是横林镇新东方村的一个农民,上世纪80年代,他创办了北湖溶剂厂(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利用扬子石化股份公司的精对苯二甲酸残渣提取工业醋酸。面对越积越多的化工残渣,他从办化工企业成功转型为专门处理化工残渣的“土专家”,并在全国各地创办多家企业,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誉为全国“治污明星”。

人物小档案 姓 名: 沈福昌 年 龄: 64岁 身 份:
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董事长 学 历: 初中没有毕业 突出成果:
免助燃有机化工废渣焚烧处理技术及应用 获得荣誉: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相关成果: 获得国家专利22项,其中发明专利12项,获得美国专利授权1项。
在武进区横林镇,沈福昌是出了名的发明“痴人”。
初中没有毕业的沈福昌,硬是靠不断的实践,获得国家专利22项,其中发明专利12项,并通过PCT国际专利组织申请到2项美国专利。在中共中央、国务院14日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由沈福昌研发的“免助燃有机化工废渣焚烧处理技术及应用”项目,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当天,他出席大会并领奖。
沈福昌今年64岁,是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的董事长。
上世纪80年代,沈福昌办起一家化工厂,专门收购扬子石化、仪征化纤等企业的废料进行提炼。“那时,整个社会都没什么环保意识,只要有块空地,就可以倾倒工业废渣。”沈福昌说,“但是,我良心上说不过去,赚了钱不能害了老百姓。”为此,沈福昌把所有提炼后的工业废渣都堆在厂里,打算攒到一定量后找炉子烧掉。
工厂的效益很不错,收购一车废料能赚1万多元。1993年后,沈福昌分别在常州和南京办起了两家厂。钱是赚到了,然而,两个厂内堆积的废渣也越来越多,达到几千吨。这时,沈福昌有些急了。那年,沈福昌拎着包跑遍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等省内外高校,希望找到可以处理废渣的办法。然而,专家教授们看了他的样品材料后都摇头,他们告诉沈福昌,目前只有美国和德国两家公司生产的焚烧炉可以处理这种废渣,但成本太高,一台10吨的焚烧炉需要3000多万元,算下来每处理一吨废渣需要5000多元。
“既然这种废渣能焚烧,我就自己下狠心研究。”沈福昌第一次有了自主研发焚烧炉的想法。

沈福昌最初的“研发团队”说出来有些可笑,就是8名东拼西凑的农村瓦工和电焊工。
从1993年到1999年,沈福昌想尽了所有办法,自制了几十套土炉子,均以失败告终,最后全当废铁卖掉。而两边厂子堆积的工业废渣却越来越多,达到1.5万吨。一时间,他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
1999年夏天,躺在床上还在苦思冥想的沈福昌突然灵机一动:为什么不用抛洒法试试呢?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好容易挨到天亮,立即让工人们准备100公斤废渣,这一试,果然有效!
6年来无法解决的投料问题,一下子解决了。
高兴过后,沈福昌又遇到第二个难关:炉内温度最高只到600多度,而这种废渣只有1000度以上才可充分燃烧,否则,会产生大量二恶英等废气,也不环保。沈福昌又找到同济大学,请他们设计可以达到高温的炉子。在同济大学设计的基础上,沈福昌又大胆改进,把一个关键地方的直线改成曲线,不仅炉内温度达到1000度,而且温控性能更高了。
许昌市技革网【788net】。三
2000年5月,沈福昌的研究得到了省环保厅的重视,他们拨来10万元让沈福昌制造一台焚烧炉。
有了省环保厅的支持,沈福昌更没了后顾之忧。他花300多万元造了2台焚烧炉,后经国家环保部和省环保厅专家组检测,各项指标均达国际标准。
听说沈福昌的焚烧炉研制成功,一些化工企业纷纷把废渣送到这里。“以前,焚烧一吨废渣要3000多元,我们公司现在平均处理一吨废渣不超过800元,为企业每吨节药2000多元;而且,目前只有我的焚烧炉可以100%地焚烧,热能还能二次利用。”沈福昌这样说的时候,很自豪。
据了解,目前这一技术已在常州、南京、泰兴、扬州及安徽黄山等多个危险废物处理项目中成功应用。自2001年首台焚烧炉装置投入运行以来,该公司已为扬子石化,美国塞拉里斯、仪征化纤、浙江逸盛、宁波三菱、齐鲁石化、兰州石化、沈阳石蜡、宁波台塑等几十家中外石化企业及周边地区的数千家化工企业处理各类化工废渣50余万吨,并成为这些企业有机化工废弃物的定点处理单位。
如今,沈福昌还与同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常州大学等多所高校建立了长期的产学研合作关系,企业建有一个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下设南京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常州沈氏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等8个子公司。

两个项目投产后,将新增处理能力7万吨/年

失败是成功之母

编后
实践出真知,这句话在沈福昌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证,也为产学研结合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企业在生产中遇到问题,沈福昌并没有单纯地“等”和“要”,而是主动出击,通过自己的不断摸索与创新,自我总结,反哺“学”和“研”,形成更加良好的互动机制;有了成果,也并不是完全照搬,而是结合实际再作改进。
沈福昌的成功说明,在实践中主动引领研发与创新,为产学研的推进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开辟了更广阔的道路。

近日,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在仪征、泰兴两地增资1.3亿元,提升危险废弃物、有机化工废渣资源化利用与处理能力。项目投运后,预计将新增处理能力7万吨/年。
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危险废物焚烧炉成套环保设备制造、有机化工废渣资源化利用与处理、特种防腐涂料及化工产品生产、消防技术研究的跨地区综合性企业。企业自主研发的有机化工废渣资源化利用及免助燃焚烧处理技术,荣获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危险废物焚烧处理成套装置还获今年省专利项目十大金奖之一,这套装置采用独特的加料方式和层床燃烧技术,使焚烧物料具有双面着火条件和炉内足够高的温度,无需添加任何辅助燃料。利用这一技术,公司在南京、仪征、泰兴、黄山等地建起了多条危险废物、化工废渣焚烧处理生产线,形成了资源化处理有机化工废弃物11万吨/年的规模。
福昌环保科技集团董事长沈福昌告诉记者,随着老百姓对环境要求的日益提高,现有的危险废弃物、有机化工废渣处理能力明显不足。为此,公司计划在仪征增资5000多万元实施危险废弃物、丙烯酸回收利用扩能项目,在泰兴增资8000万元实施有机化工废渣处理扩能项目。目前,这两个扩能项目都已经动工兴建,其中仪征项目预计1年后投产,泰兴项目半年后投产。届时,将增加7万吨/年危险废弃物、有机化工废渣资源化利用与处理能力。

记者:沈总,1986年,您创办了北湖溶剂厂;2001年,正式成立江苏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

沈福昌:简单说来,前者是一家化工企业,而后者则是专门处理化工残渣做环保的企业。1986年到1993年,工厂利用扬子石化股份公司的精对苯二甲酸残渣提取工业醋酸,虽然赚了点钱,但留下来的3000多吨化工废渣成了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残渣越积越多,企业最终只能关门。为此,在以后的6年时间里,我一直专注于为这些残渣找出路,直到1999年,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2001年江苏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记者:在这过程中,一定碰到许多困难吧,您又是怎么克服的呢?

沈福昌:对于处理化工残渣,当时世界上流行两种方法,一是密闭式深坑填埋,美国就采用这种办法,然而,每吨填埋成本在2000元以上。二是利用柴油或液化气助燃进行高温焚烧,当时,只有美国和德国两家公司生产的化工残渣焚烧炉可供选择,但成本更高,一台10吨的焚烧炉需要3000多万元,核算下来,每处理一吨残渣需要5000多元成本。

为此,我决定自己研制焚烧炉。从1993年到1999年的6年时间里,我想尽了各种办法,自制了几十套“土炉子”,交了300万元“学费”,36次试验全部宣告失败。但是,我并没有灰心,最后,利用高空抛洒的办法,终于解决了焚烧过程中的难题,并申报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省环保部门的领导来公司现场察看后,给予我极大的鼓励,并下拨了10万元奖励资金,支持我将这一研究成果产业化。

华丽转身踏上治污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